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六章:教训刁奴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叶风华自小身子弱,六岁的时候进行灵根测试,却被断定为不能修炼的废体,一夜之间成为整个京城王都的笑话,让容少逸差点当场退婚。

    战神紫衣侯的女儿,居然是根废柴火!

    这是件多么可笑的事情?

    叶天齐为了给孙女补身子,好东西是三天两头往琉璃阁送,叶风华这里可以说是个小金库。

    但偏偏她又是个不管事的草包!

    即使看见陈乾在她面前拿,只要陈乾说一句拿去帮她打听容少逸的去处,叶风华便傻傻的相信了,还屁颠颠的把所有都送给他。

    更保证不告诉叶天齐!

    天下居然有这样的好事?

    但有一个叫叶风华的神奇生物,就是把这事给做出来了。

    而叶天齐,他知道自己孙女本就是个草包性子,除了太子容少逸,连他那个爷爷都不正眼相看,他还能希望她有多管财?

    这些天材地宝不管是她吃了,拿出去还是丢了,玩了,只要她开心就好,所以便也就没多管。

    是以,陈乾现在的胆子是越发大了。

    “陈乾。”叶风华凉声开口。

    还在乐滋滋盘算的陈乾一愣,顿觉背后一股凉风吹过。

    这草包什么口气?

    叶风华往身边的椅上一趟,伸手端茶,姿态慵懒像是只刚睡醒的猫。

    “有些话,我只说一次,你可听清楚了。”她轻吹了吹那热气腾腾的茶水,吐气如兰,“自己吃了什么,就给我原封不动的吐出来,以前的事情我便不追究,若还想耍什么花招,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她眸光轻抬,宛若飞刃射向陈乾,“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陈乾一愣,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这白痴要造反吗!

    “小姐,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陈乾八字胡抖了抖,说的义正言辞,心中却是莫名一慌。

    “碰!”茶盏落地开花,陈乾的心脏也跟着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告诉你,你给我听仔细了!”叶风华豁的起身,张口噼里啪啦像是倒豆子般,“天蚕锦缎七十二匹,妖兽内丹一百二十八颗,琉璃玉盏三十二台,银丝金片五十箱,修灵石两箱,龙血赤晶一十三颗,一件件的,给我立刻送回来!”

    最后语气猛地加重,惊得陈乾控制不住噗通跪地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!

    这草包从来不记事的,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?

    “还需要我再说清楚一点?”叶风华起身,眼神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陈乾一跪地便觉有些不妥,一个废物草包,他有什么可怕的?

    想了想之后,陈乾有些恼火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见四下无人,他更是肆无忌惮的呵斥,“我说小姐,你是不是脑子被撞坏了,这些东西你自己丢了,你问我干什么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这白痴,胆子变大了啊,居然敢质问他!
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?”叶风华点头,眸光危险一眯,“这个问题问得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叶风华摆裙提腿。

    雪白鞋底,一脚瞪出!

    陈乾还未反应过来,腹部传出剧痛,身躯一弓,像是蛤蟆一样四肢朝地的飞了起来,最后落地碰的摔了个狗吃屎,口鼻冒血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关系了吗?”叶风华再问,一脚踏在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陈乾哭爹喊娘,鼻青脸肿的在地上哎呦不断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的震惊不亚于身上的疼痛,惊得是浑身剧颤。

    叶风华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吗?

    她哪来的这么好身手!

    “小姐,我知道太子殿下现在在哪里!”惊慌之下陈乾使出杀手锏。

    以前陈乾若是提到容少逸,给他端茶递水是小事,连磕头擦鞋,叶风华都照做不误,就为了得到容少逸在哪里的消息,这招陈乾自然以为还和以前一样好使。

    “容少逸?”叶风华勾唇浅笑,仿若花开。

    陈乾顿时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看吧,狗改不了吃屎!

    不过这废物居然敢打他,他这次不会轻易告诉她容少逸在哪里,一定让她磕头求他!

    却不料画风突变,叶风华那浅笑忽的带上抹嗜血的气息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扫腿踢出!

    陈乾身躯像是离弦的箭,贴地直出三五丈!

    那凶狠的力道,将琉璃阁的大门撞得支离破碎,陈乾整个人更是头破血流,似虾蜷缩,被埋在一堆破砖烂木中惨叫呻吟。

    叶风华缓步过去,“现在脑子清醒了吗?要不要再给你醒醒?”

    那骨节干净的纤纤十指,妙转拨弄,捏得是噼啪作响。

    “别,小姐饶命。”陈乾瞥见出现在眼前的长靴,眸露惊恐,险些吓得尿裤子,“醒了,醒了。”

    但谁能告诉他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陈乾现在完全是懵的,甚至怀疑自己在梦游。

    “清醒了就好。”叶风华轻笑点头,“不然怕你记不住,到时候漏了什么,又要我来提醒,那大家可都不太好看了,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很轻,却是让地上的人浑身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。”陈乾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给你三天时间,记住,一个子儿都不能少。”叶风华垂眸望去,纤纤玉指比出一根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陈乾自然明白,点头哈腰的往院门处退去,到了门边后,头也不回的转身拔腿就跑,像是身后有厉鬼在追一样。

    叶风华收回眸光,活动一下手腕,“这身子实在是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间,拳头才是硬道理!

    就算暂时找不到办法解毒,打通经脉修炼,也至少要让自己原本的实力尽快恢复,不至于让一些小喽计鄣剿飞侠矗∷底鼍妥觯斗缁钔庠好殴乇眨级土丁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时分,紧闭的院门被人一脚踢开,碰的一声巨响,惊飞旁边梧桐树上的一窝青鸟。

    “叶风华,你好大的胆子!”女子的怒喝紧接传出,“在哪里,还不给我滚出来?”

    叶风华训练了一整天,出了一身汗,正在拿锦布擦拭,闻声淡淡望去。

    又什么人?

    领头是个女子,约莫二十来岁。

    她手提血红长鞭,一袭绿罗纱裙,腰间黄束带,稍往上裹着那波涛汹涌的傲人,面目姣好明艳,却是因为那怒火冲天的表情,而显得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大伯叶明之女,叶青霜。

    而叶青霜身后,跟着鼻青脸肿还未恢复的陈乾,他也是表情愤慨。

    这是找场子来了?

    bqpm

    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六章:教训刁奴! | 逆天狂妃:邪王宠妻无度小说 | 逆天狂妃:邪王宠妻无度网-一笑拂衣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