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章:孔雀幽蓝焰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,什么叫才十五?”老爷子怄的那胡子是一抖一抖的,“这样和你说吧,即使是紫府灵师,若是没有别的过硬手段能耐,直接对上天道离火焚烧,都坚持不过半刻钟时间便会灰飞烟灭,稍不注意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!”

    初生牛犊不怕虎啊,这死丫头连这样的话都敢说。

    他现在才发现,这脾气居然和那死小子是一模一样!

    叶风华倒吸一口气凉气,“这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紫府灵师在它面前都如此脆弱?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呢。”老爷子狠瞪了自己宝贝疙瘩一眼,“而且,药王的天道离火,已是如今被收服,排名最为靠前的智火,其余的都还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他不由得感慨,“当初药王为了吸收掌控天道离火,几乎是丢掉了半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父亲也是。”脱口而出说到这里,叶天齐便猛地噎住,表情逐渐被伤痛代替。

    叶风华观察着老爷子忽然僵住的表情,缓了好一会儿后,才试探着问道,“父亲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紫衣侯,龙腾王朝战无不胜的神话!

    察觉到孙女打量的眼神,叶老侯爷很快收敛悲恸情绪。

    他长叹一声,深深陷入回忆之中,“你父亲当年进入到迷雾森林历练,偶然遇见过孔雀幽蓝焰的火灵,也就是天遗火种榜排名十一的灵智火种。”

    叶风华细细听着,淡眉轻蹙。

    孔雀幽蓝焰?十八类天遗火种榜排名十一的灵智火种!

    而且这也还是第一次听老爷子提及父亲的事情,好像一直在忌讳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有时候,她好像有一种自己原本就是叶风华的错觉,甚至于能隐隐回忆起,父亲那双健硕臂膀将她高高举起,宠溺呵护的温暖感觉。

    如此清晰,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有些古怪,让一贯性子冷淡的叶风华蹙紧了眉梢。

    叶天齐现在想起来都还是忍不住冒火,“但孔雀幽蓝焰的智灵实在太过狡猾,那小子穷追千里,一直追到了迷雾森林深处都没能得手,最终还是让它给逃了,还将你父亲伤得不轻,整条手臂几乎都烧成了木炭,再有一点偏差直接就小命不保,那气得我是将他一顿好揍!”

    少年轻狂,敢与天争。

    叶风华心中唏嘘,看来灵智火种是真的极难对付。

    老爷子气的够呛,“那东西是能随便乱碰的吗?”

    他长叹一声,“近第十的存在,到那个级别的灵智火种,成长到聚出火灵蓝孔雀的地步,就是一点火星都能将整个龙腾京都焚为灰烬。”不知想到了什么,老爷子又忍不住一阵好笑,“那死小子回来之后,是嗷嗷叫唤了大半个月时间才养好,让他不知天高地厚,个小兔崽子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叶枫也才十八岁吧?

    正是年轻气盛啊!

    孔雀幽蓝焰是万年难遇不错,但连一般的紫府修士碰到了都避闪不及,那小子当时刚入蓝尊级别,就敢下手去碰,真不知道该骂他不知天高地厚好,还是该夸勇气可嘉。

    “这些灵智火种力量竟这般恐怖。”叶风华感慨。

    不过能孕育出灵智的东西,绝非尔尔。

    但听到这里,叶风华心中更为疑惑的是父亲叶枫的死因,根据外面的传言,紫衣侯是大败彩凤王朝,班师回朝的时候,战死在了迷雾森林北部边缘浅岭。

    可大风大浪都过去了,忽然淹死在一条小溪中!

    这样的传言听者都不觉得可笑吗?

    谁会信?其中绝对有蹊跷!

    叶天齐长吁短叹一场后言归正传,“药王阁下一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要想找到他极难,但我和丹盟的老华等人却是有几分交情,倒是可以去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往昔的回忆,不管是悲是喜,现在尽数化作不能愈合的伤痛。

    对于唯一的这宝贝疙瘩,叶天齐总是想着给她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谁料叶风华却开口拒绝。

    老爷子倏的望向孙女,抖眉惊疑,“你不想学炼丹吗?”

    叶风华嘴角轻勾,“八方丹师联盟肯定是有入门考核的吧?”

    老爷子点头,“每年丹师联盟都会广招门徒,以便筛选出有天分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,能被录取的机会都极为渺茫,几乎是几万人中挑出一人来培养,若没有地位一点的丹师推荐的话,绝对是极难的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要去,那我也要凭自己的本事,考进去。”少女言语清寒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叶天齐猛地怔住,随后老眼温热,连连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她叶天齐的孙女!

    “哦对了,差点忘了,这几颗丹药是给爷爷你炼的。”叶风华话语一转,将那珠圆玉润的五枚丹药呈到老爷子眼前,“清心丹,效用提升增灵,我看你这几天似乎精神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叶天齐听得是个老泪纵横,“你自己留着吧,老爷子我用不着这个。”

    有孙女这句话,比吃什么都暖心。

    这个年过六旬的老者,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孙女对自己如此真切的关心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啊?”叶风华撇了下嘴角,“我就丢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作势丢出的时候,老爷子诶一声,赶紧抬手兜住,“死丫头,有你这么暴殄天物的吗。”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是蓝尊巅峰的灵师,二品红丹对他来说没什么大的效用,但这好歹也是珍贵丹药,一些低等灵师求爷爷告奶奶,才能拿到的救命物,不是哪里都能捡到的大白菜。

    他留着是让风华自己吃的,没让她丢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可是孙女第一次炼制出来的丹药,就是一根杂草那都是宝贝,怎么能丢了呢?

    “那就拿稳了。”叶风华红唇隐隐轻勾。

    这老爷子也真是好玩,这么明显的忽悠都能上当,不过所谓关心则乱吧。

    “对了爷爷,我问你一个事。”叶风华忽然想起什么,觉得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老爷子正宝贝的瞧着那几颗丹药,头也不抬的道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叶风华眸色深了深,“容少锦这个人你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说容少锦啊。”正在收捡丹药的叶老爷子无意识的跟着念叨,只是那名字刚在脑中转悠半圈,他便猛一个激灵僵住,舌头瞬间打结,“容,容少锦?”

    叶天齐老眼豁然瞪大,唰地抬头望向眼前少女,“我的小祖宗,你不会是看上了夜王殿下吧!”

    欲哭无泪的表情,是比见鬼都夸张,活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样。

    bqpm

    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二十章:孔雀幽蓝焰! | 逆天狂妃:邪王宠妻无度小说 | 逆天狂妃:邪王宠妻无度网-一笑拂衣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