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8章:满室缱绻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叶风华深吸一口气,暗咬了下牙,伸手送到他嘴边。

    真想一颗毒药毒死这家伙!

    月夜如纱隔云端,少女眸露嗔怪恼火,别样风情。

    容少锦沉寂的眸光溢出点笑意,这才不紧不慢的张嘴,姿态悠闲惬意之极,看得叶风华一把就将丹药塞到了他嘴里去,动作近乎粗鲁。

    但他吃完却轻舔了一下嘴角,状似回味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颗丹药,硬生生的让他吃出了一种人间美味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都说秀色可餐,但这男人一妖起来,那也是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叶风华略有艰难的收回眼神,又取出一瓶药液来,两手抓着他的袖口,用力一扯!

    噗嗤――

    他的衣袖被当中撕开!

    裂帛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异常清晰!

    这也就算了,再加上又是在床上,两人的姿势一侧躺一跪坐。

    叶风华一时怔忪,双手愣愣的抓着两块破布……容少锦身上撕下来的。

    这情形……

    容少锦垂眸,叶风华抬眸。

    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,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一笑意缱绻,一稍带窘迫。

    “我,我只是给你上药。”叶风华低咳一声,松手,若无其事的移开眼,又添上句,“撸起来不方便,我直接撕了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不对,怎么感觉越描越黑……

    容少锦似笑非笑的面色发窘的少女,嘴角轻弯。

    “嗯,不过女孩子还是温柔一点好,别这么粗鲁,都弄疼我了。”他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,眸光深深浅浅的落在她身上,像是真只是在说上药的事,脸不红心不跳的。

    叶风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少锦身子朝后躺了躺,姿态慵懒迷人,眸子半睁半合,一本正经的道,“你非要这么粗鲁也没关系,继续吧,本王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叶风华嘴角狠抽了抽。

    容少锦姿态慵懒,夜色朦胧了他冷峻清邪的容颜,透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,见叶风华不动,他薄唇轻启催促,吐气如兰,“快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!”叶风华真想掐死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容少锦,我给你点颜色你还真给我开染坊了。”叶风华几乎能听见自己磨牙的声音,啪的一巴掌拍在男人被扯开裸露在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能好好说话吗?

    容少锦睁开眼,那诱人沉迷的眼神仿佛醉意朦胧,浅浅落在少女那微有扭曲的俏脸上,“我这又是怎么着你了?我让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叶风华面色黑了下。

    那还是她自作多情了?

    容少锦意味深长的瞧着眼前少女,略微沉吟后,嗓音低哑的吐出几个字,“难不成,你想上……”

    他那个‘我’字还没出口,叶风华使了劲儿的一拳揍在他的伤口上!

    鲜血飙洒,惹得他一声闷哼,面色跟着青了青。

    这小女人,真狠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上药吗,哪有不痛的,忍着点。”叶风华面不改色,像是个没事人一样,扯过他的胳膊,取出一瓶药性最烈的药液,动作粗鲁的全部倒在了他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哧啦一声。

    像是凉水浇在烙铁上一样!

    容少锦抿唇瞥了一眼那冒烟的手臂,面色又青了青。

    叶风华嘴角偷偷弯了下,凉眸之中也飞速闪过一抹促狭笑意。

    刚吞食的丹药和药液同时发挥出药效。

    几息之后,伤口便慢慢结痂。

    甚为诡异的是,那伤口愈合,却清晰的留下了一排秀气的牙齿印,还带着一点晕红,落在他健硕麦色的胳膊上,透着浓浓的**暧昧感。

    叶风华纠结不已的看了一眼,想着有什么办法能除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本王甚是喜欢。”容少锦却慢悠悠的缩回了手去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留着吧。”叶风华白他一眼,倒免了她麻烦。

    夜风微凉,帘纱缱绻。

    容少锦墨瞳染笑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。

    叶风华睁了下眸子,“你做什么?伤好了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本王的衣服都被你撕碎了,你确定要我这样光着出去?”容少锦慢悠悠的睁眼看了她一眼,回眸再瞥向自己衣衫半敞的胸膛。

    叶风华头疼!

    这男人不管是做什么,总能找到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。

    她要是现在把他赶出去,这男人估计还真能干出,以这幅模样,大摇大摆从她院子走出去,闹得人尽皆知来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她倒没什么,但估计老爷子得犯病。

    “你爱睡哪儿睡哪儿吧。”叶风华横他一眼。

    容少锦满意一笑,健臂伸出,却是一把捞空。

    叶风华从床榻上翻身而起,双手一展,一道锁链哗哗蛇舞而出,碰碰两声,瞬间穿透竹楼两侧墙壁,最后刷的紧绷成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容少锦收回手,支着头,墨发顺他**的胸膛似水蜿蜒而下。

    他侧身望向她,眉梢饶有兴趣一挑。

    叶风华伸手摸了摸那冰凉的铁索,脚尖一点,飞身而上,敏捷身姿轻如鸿雁,在那只有一指粗的铁索上稳稳平躺。

    她一手枕在脑后,闭眸。

    仿佛只有一秒钟的时间,她便已熟睡。

    容少锦瞧着那几乎静止的纤细铁索,墨瞳色彩逐步加深。

    其实睡绳索说简单,很简单,说难,却也难如登天!

    就是让一些紫府灵师在不用丝毫灵气的情况下,都不一定能做到,但只要你能心静如水,如履平地,如临微风,即使是一个普通人,也能招手即来。

    所以最难的,是心静如水。

    这也是叶风华平时练功的一种方式,可以平心,凝神,亦是让自己随时保持警惕的最好方式,任何风吹草动,都能在第一时间察觉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杀手,这是必修课!

    还有一种办法,就是静躺在水面之上,纹丝不动而不沉下,呼吸吐纳,而不起半点涟漪!那么,你就能落地似鸿毛无声,行走似鬼魅无风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容少锦唤她一声。

    叶风华挥手,指尖虚空一弹。

    深黄灵气飞出,几丈外烛火应声熄灭,小楼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,整个世界都瞬间安静下来了般。

    而叶风华身下的铁索,竟丝毫未动,亦没发出丁点声音!

    夜色静谧如水。

    容少锦眸子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,真是越看越不简单呢……

    刹那的漆黑后,月华透过镂空雕花窗户流入,满室竹影婆娑。

    容少锦就保持着以手支头,侧躺的姿势,漆黑的眸光清浅,落在少女那朦胧的侧颜之上。

    狰狞似蜈蚣般的红痕,并不能掩盖她从骨子中透出来的瑾美风姿,一头青丝从一侧肩头顺在胸前,些许丝缕垂落而下,被月光镀上清辉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越来越喜欢了!

    容少锦嘴角高高扬起,笑意邪肆。

    晨曦,云开雾散。

    耳边鸟叫虫鸣,叶风华醒来之时,竟发现自己在床上躺着,外衣也被脱了去!

    bqpm

    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78章:满室缱绻! | 逆天狂妃:邪王宠妻无度小说 | 逆天狂妃:邪王宠妻无度网-一笑拂衣作品